词穹曲殇

安好这儿词穹曲殇
站定本命总受不动摇

【all叶】并不是所有的小树林都是奇奇怪怪事情的事发地(1)

·安好这儿词穹曲殇
·三次的事情多成狗,也可以理解为我一边看着我的二模复习资料一边码出来的,凑合凑合算生贺吧
·小树林这个词是我们上英语课磨出来的梗蛤蛤蛤在小树林拍黄色小电影什么的2333
·里面的小动物名字可以自行百度毕竟我也蛤蛤蛤蛤/
·毕竟我可是一个生贺托几个月的你词,顺便附上乱打一气的tag
·是的我是一个自我感觉良好并且以叶修为骄傲的叶吹

(1)
大家好我是一只獾,对没错就是那种,长着针毛全身几乎棕灰色的一条,獾。
你们可以称呼我为真·毁天灭地·帅。
我们这个林子里几个月前来了个人,穿着类似于人类那边夏日晚上楼栋底下坐在小板凳上乘凉的内种,大裤衩子和大背心子,那个“子”字不要读轻声谢谢,我读书还不少的。
虽然我们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没有衣袖他也带不走一片云彩 但是据我看来云彩他带不走可能要带走相当一批数量可观的动物。
你看到这是不是也觉得奇怪,什么,没有?就你话多,出去。
我们这个林子里的动物都是有想法的,除了没长的和人类一样之外,但是我觉得那个来的人类他可能知道我们在想什么。
是叫什么,这个字母怎么拼来着,叶修吗。
我站在那个人的帐篷门口,费力地抬起头看向那个被高高挂起来的衣服前面的铭牌,哦是个动物研究所的?
我饶有兴趣地玩着拼音游戏突然一阵风从我身后捋过,一下子扑到了帐篷上。
完了我的针毛不会被弄歪了吧....不对不对,这人都不带奋起抵抗一下吗这个帐篷要塌了啊喂!那个叫孙翔的猞猁你要干嘛啊!
是的他有一个很二逼的名字对不对,带着这么一个二逼的名字干着这么二逼的事。
我到现在还记得叶修刚来那几天一边语重心长地捋着孙翔的毛一边打电话,结果就是送来了一箱六个核桃。
原来那个电话是快递啊那我是不是可以用那个来叫他们送来我爱吃的?
后来我才知道电话对面是他弟弟,一个电话对面啰哩巴嗦送货过来满嘴喊着“什么时候回家过年的”公司老总。
很久以前我被人类建立起来的世界观好像要没,我先吃个老鼠冷静一下。
“干嘛啊二翔。”帐篷地下传出来叶修的声音,说来也怪,这个帐篷的支撑力居然好到没有被一只成年猞猁给划开的地步。
孙翔:看什么呢你个傻獾,我那是手下留情好不好!
你才是傻獾你全家都是傻獾!
我把用来压惊的老鼠一口吞下,被接下来的叫嚷声差点没吓得吐出来。
“卧槽孙翔你过来干嘛啊你不知道往常这个点老叶他还没起呢吗,有点公德心好不好你刚才那一下我差点没从树上摔下来!飞起来多少树叶子你知道吗你知道吗!你二不二啊老叶没睡醒你就去吵他!”
停一下停一下,黄少麻烦你把你的车刹一下,不是,嘴,嘴刹一下,我有点没懂你的要点。
这喋喋不休的哥们叫黄少天,是个追尾,不是,锥尾鹦鹉。
不过我就奇了怪了,同样是鹦鹉,你看看喻文州,每次见到叶修就安安稳稳落在人肩膀上,也不像黄少天那样恨不得把叶修整个人淹没在文字泡里,就一个字儿,苏。
不过对于回答自从喻文州占据了叶修肩膀的一席之地后别的鸟儿都上不去了这个问题,喻文州选择不回答这个问题。
大概这就是心脏吧。
我捋着心口的一撮毛,暗暗叹息。
在黄少天和孙翔几乎要打起来的时候,叶修终于反穿着两只不一样的拖鞋踢踢踏踏走了出来,中途还被一个树枝绊了一下。
在我看来只是没睡醒罢了,前面两个动物一下子安静了,看着叶修仿佛周身都冒出来了粉红泡泡。
哦对不起看错了,冒粉红泡泡那个...
卧槽那不是周泽楷吗!
那是周泽楷啊卧槽!那一身闪亮亮仿佛自带金粉的周泽楷啊!作为一只猞猁长成这么帅还给不给我留面子啊!你在干啥啊老哥叶修那不是被拌了一下吗那怎么在你身上啊你什么时候在的啊你吱一声!
哦对让他开口说话都难。
此时此刻我的心情,仿佛吞下了一大口因为光合作用反应的并不充分的菜。
那菜还在我体内自动光合作用了,让我觉得我此刻闪闪发光。
光合作用我谢谢您老人家让我发光发热。
好像空气安静的时间有点长,长到我以为叶修要在周泽楷身上再睡个回笼觉的时候,一阵惊天的破罗嗓子响彻在我们这四个动物一个人的耳边。
张佳乐同学,冷静冷静,你都破音了。

【all叶】把叶修娶进门之前要干什么?当然是见岳父岳母!——全联盟正暗搓搓准备抱走叶修的汉子们

·安好这儿词穹曲殇
·一篇all叶
·最近是感冒多发期吗,我考完会考就淹死在了鼻涕里。
·亲友:母亲节贺文不应该是张叶吗?我:好有道理的样子...
·张叶可以留着下次再写2333333

眼底的黑眼圈和肤色正是鲜明的对比,微微有些下垂的眼角此刻正被主人拉动着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叶修看着眼前订机票的页面,心底五味杂陈。到了母亲节自己却因为联盟的事物脱不开身,兴欣这里正是自己要操心的时候,自家父亲看到自己顶不住又是一顿臭骂。
不过...有叶秋在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鼠标已经在买机票的图标上了,就等按一下左键——
“咳咳咳咳咳咳!!!”嗓子痒了起来马上就是一阵猛咳,叶修把手捂在嘴前,身体痛苦地弯下腰想在咳完深吸一口气。
忘记了自己还在感冒啊.....叶修顺了两把自己胸脯,只得无奈把页面关了,自己什么身体自己会不知道?这么一回家把别人都传染上就不好了....回来往家里打个电话吧....
叶修迷迷糊糊地想着又打了个哈欠,关上电脑脚步不稳地走向卫生间。
围观了全程正拿吸管喝饮料的苏沐橙:......
——
全职高手群
沐雨橙风:叶修哥他感冒了啊![担心]
夜雨声烦:卧槽老叶这战五渣的身子骨生病了?严重吗严重的话我明天就去买点药看看他。要不要送到医院啊别拖着回来吃药打针怪难受的顺便@索克萨尔队长你去吗要是去我顺便帮你订机票啊!
海无量:开屏就见黄少天的文字泡....
石不转:开屏见+1
王不留行:开屏见+2
无浪:同开屏见...+3
  .......
生灵灭:+10086
索克萨尔:订机票吧少天。
鸾格音尘:心疼喻队手速,顺便叶神是感冒了吗???
沐雨橙风:同心疼,是的我刚刚看着他脚步不稳地去洗手间差点摔在楼梯上。
一枪穿云:前辈...吃药?
无浪:队长是想说叶神有没有吃药,感冒不能不吃药啊这一点我还是挺同意黄少的。
大漠孤烟:对自己的身体他简直就是胡闹。
沐雨橙风:楼上惊现真相帝。叶修哥确实是不爱打针吃药的,连医院都不会想去的。
群里这时少见的沉默了一会儿。
肖时钦看着电脑屏幕,本着对叶修的担心,双手在键盘上打了又删,最后终于发了出去。
生灵灭:...那苏妹子你知道叶神这么晚不睡在干嘛吗,毕竟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
鸾格音尘:好样的队长!你对叶神的关心简直让小戴感动到哭泣!加油队长你就快要走上人生巅峰迎娶叶神了!
生灵灭:......小戴....
夜雨声烦:诶诶诶小戴你这么说就不道德了,迎娶叶修那怎么也是我先吧,他可还欠着我好几局pk呢!还有迎娶老叶就是走上人生巅峰了?蛤蛤蛤蛤蛤蛤蛤你要笑死我。
沐雨橙风:怎么说呢....他刚刚在看订机票的页面,我看行程好像是要回家的样子?
石不转:要到母亲节了可能是要回家见母亲?
生灵灭:有可能,大概是不想错过母亲节,那也要考虑自己身体状况啊。
沐雨橙风:他没有订啦...大概是想好好休息吧,这几天叶修哥太累了。以前的母亲节也都是打个电话过去就完了....
大漠孤烟:生病了就让他安心养病,我替他去。
夜雨声烦:卧槽???????????
生灵灭:???????韩队你把少天的话吓少了没关系吗。
王不留行:???????没关系吗+1
石不转:队长这样的话我也去,是时候跟叶父叶母说一下叶修近年来的作息是有多么不规律了。顺便没关系吗+2
索克萨尔:少天机票可以改签了我们明天去叶修家看看。*^_^*
一枪穿云:我也去。
无浪:好的队长我知道了现在就去订机票。
生灵灭:那我也.....
据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航空网站工作人员道,他们那一天晚上一瞬间卖出去了好多去同一个机场的机票,这手速...不会是职业选手吧蛤蛤蛤蛤蛤蛤蛤还去同一个地方,有比赛吗?
比赛...好像不是职业性的比赛,只不过也算比赛罢了。
——
叶修转天早上是自然醒的,不不不已经不是早上了,太阳高高挂在了天上隐隐有要往下掉的趋势,叶修赶忙穿上拖鞋下楼。
没有人叫我起床?都这个点了没有人叫我吗????叶修站在楼梯口,否定了自己脑海里浮现出来的‘自己穿越了’这句话。
前台的唐柔还是在集中注意力地玩着荣耀,陈果从冰柜里拿出一杯可乐,向吸烟区走去,目光一转看到了叶修:“你醒来了啊!该吃午饭了吧,桌子上给你留了几样菜。”
叶修点点头,“怎么少了几个人...老魏他们呢?”
“他们去你家了啊。”
“哦...嗯???????”
叶修一脸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表情看向陈果。
“你不知道今天母亲节吗?”
“知道啊,这跟他们去我家有什么关系....”
“这个你要问沐橙了,她早上去的,还说好多人都要去...没记错的话她当时说了有霸图蓝雨轮回雷霆什么的....”
啊?
叶修一愣,随即走到一台离自己比较近的电脑开机。
应该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全职高手群
沐雨橙风:「图片」「图片」「图片」
沐雨橙风:大家都很开心啊叶修哥!阿姨也很好看到我们一大帮人来的时候还吓了一跳。
沐雨橙风:不过之后就给我们做了午饭!好吃极了!你看这是黄少天和孙翔在抢皮皮虾哈哈哈哈哈哈!
沐雨橙风:「图片」
鸾格音尘:开饭前看到叶神的弟弟我们还愣了一下,不过周队当场说了句‘你是...’才没继续尴尬下去!
石不转:很开心,叶母也安好,感冒怎么样了@君莫笑
夜雨声烦:卧槽那张照片居然照下来了?快把我P掉苏妹子!或者是撤回也可以!我看起来好傻啊居然没有人提醒我?还有队长你照片里那个表情怕不是笑出声了吧。
王不留行:当时好像所有人都在笑。
君莫笑:天哪少天没想到你在我家还能把偶像包袱卸掉,确实是挺傻的哈哈。
鸾格音尘:在叶神家...喔喔喔喔喔我是不是脑补到了不得了的东西!@沐雨橙风你看到没有!
沐雨橙风:看到了哈哈哈哈哈哈脑补带我!
生灵灭:......
君莫笑:睡了一觉觉得好多了,辛苦你们了啊,玩得开心就好。
王不留行: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一叶之秋:感觉跟见岳父岳母一样....
君莫笑:?二翔你是不是六个核桃喝少了?
一叶之秋:你才二翔!你全家都二!
无浪:「扶额」新的一箱六个核桃到货了,走吧。
沐雨橙风:「图片」速报!大合照!
可能是因为叶修起床的时间点上网的人多,叶修点开那个不停转动图标的图片。
99%.....
那是一张挤满了很多人的照片,摄影机已经很努力把所有人都收进摄像头里,还是有几个人明面上笑着面对照相机实际上使着劲想把旁边的人挤出去。
最中间的当然是自己父母和弟弟,父亲虽然还带着严肃,眼角的坚冰缺可以看出来融化掉了很多,韩文清站在父亲旁边,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过多违和感....是因为神情太像了吗?
小周的表情不错啊真不愧是小周啧啧啧拍个照都能拍出广告的感觉....
每个人都裂出来自己最好看,最能博得现在正看着这张照片人一笑的笑容。
“噗嗤。”叶修一下子笑了出来,他按下右键保存下来,同时也保存在了他脑海里。
看着确实挺像去见岳父岳母的这些人。
终于感觉到自己的胃正在抗议的病号叶关上电脑,伸个懒腰大步走开。

      

【森太】果然是个弟控

·安好这儿词穹曲殇
·下午会考!祝双A!
·一篇用来暗搓搓攒欧气的更
·哒宰好可爱啊啊啊啊森欧外你果然还是个弟控好了2333
·森外科手术医生设定,幼年宰
·ooc归我,只为苏宰

“Boss你看你看!”一个手机屏幕摆在了刚刚做完手术正把被汗浸湿的头发往耳后撩的森欧外面前。“这个小正太是不是超可爱!”
“.....弟控这种东西....”森欧外嗤笑一声,“哪有妹控好。”
然后就被打脸了。
贼疼。
捂着脸蹲下冲着正在闹脾气的太宰治勾起嘴角笑笑的森欧外想。
说起太宰治,那天森欧外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溜着,白大褂在身后虎虎生风,脚步猛然间顿住,他看到了一个孩子。
那孩子在一栋房子的门前瑟瑟发抖,过往的行人好似没看见一样继续自己的步伐,森欧外看到了正涓涓从那孩子身体里流下来汇聚到地上的血,刚想本着自己的职业道德上前问一句,那家的门就开了。
一面走出来一个骂骂咧咧的男人,揪起那孩子的后领子就进了屋,两条被血染红的绷带从手臂处耷拉下来。
啊那一定是个被家暴的孩子吧....
森欧外耸耸肩,把这段令人不快的记忆抛之脑后,直到他转天在自家门口又见到了那个男人。
“已经跟您父母谈妥了孩子的事了。”男人在森欧外门口鞠了一躬,把躲躲藏藏在身后不肯出来的小孩一把拽到森欧外面前。
森欧外把眼神放在小孩之前还想了想,自己之前好像确实接到过父母的电话?大概是因为工作原因给忘记了还是怎么样。
啊这个小孩.....
正是昨天的那个孩子,嘴角还留着淤青,乌黑的头发乱糟糟的,正低着头玩着手臂上的绷带。
看出来是好好换过绷带了,森欧外蹲下身去,冲着小孩咧嘴一笑,“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太宰治。”
小孩的声音清清冷冷,带着不近人情的疏远,也不看向森欧外,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男人松了一口气,把太宰治向前一推,挠挠头不好意思道:“麻烦您了,这孩子就先放在您家了。等我有时间就来接他。”
太宰治被推的一个踉跄,终于抬起脑袋看向森欧外,男人走路的声音已经消失在楼下,森欧外和太宰治还保持着一个在门内一个在门外大眼瞪小眼的样子。
他的眼睛真好看....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还有20%就变成弟控的森欧外在心底喃喃道。
褐色的瞳仁像充满着鎏金,闪着耀耀光辉,里面还蕴藏着各种情绪不轻易叫人读出来,啊,他笑起来肯定会很可爱....
还有10%....
“他不会回来了。”太宰治对眼前这人看着自己的目光见见狂热起来表示不解,打他选择无视。
“哦?”没想到太宰治会这么说森欧外明显一愣。
“所以你不打算让我进去吗。”
“哦对!”森欧外一下子起身,让太宰治走进来,“你的伤口还疼吗。”
“啊?”太宰治回头疑惑地看了森欧外一眼。
“我昨天看到你了好像....你的伤口...”森欧外看向太宰治被绷带包裹住的细胳膊。
“没有事的.....喂你干嘛!”看着森欧外拿起一把极细的剪刀走向自己,太宰治把胳膊挡在自己面前,难不成这个男人喜欢虐童?
太宰治紧紧地闭上眼,想象中的痛苦却没有袭来,只感觉到一阵冰凉,“咔嚓”绷带被剪掉,露出了里面一片触目惊心的伤痕。
“这个就是你说的没事...?”森欧外只感觉气不打一出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对这个突然间闯入自己视线的小家伙这么感兴趣。
忽的,一个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连着给太宰治重新包扎的手抖了三抖。
“弟控这种东西怎么会有妹控好!”
完了,把自己脸扇成包子了.....
人活着就好怎么会没事立flag干什么!
完全忽视了太宰治像看智障的眼神看向他。
他真的是个医生吗,不会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淹死吗。

           



【肖叶】最喜欢你啦!

·安好这里词穹曲殇
·带着被一模打击到谷底的心情
·人物归虫爹坑也归他,ooc归我
·作为一个叶吹这就是我平时的心情
·有武林背景

肖时钦坐在酒楼二楼的栏杆上,手里摆弄着两三个不知名的小物件。
明月在高空升起,万家灯火在这京城里此时也都渐渐暗了下去,就想他现在的心情一样。
“看来是要爽约了,”肖时钦把小物件塞回袖子里,翻下栏杆走到房间门前,“本想着要这次给他个惊喜的。”
也是,那人怎么说也是个大官的长子,和自己做朋友已经是很给自己面子了,自己怎么还在期待这次几率很小的见面。
可是我不想和你做朋友啊叶修,肖时钦看向京城的中心地带,在那里的相府现在还亮着灯笼。
我喜欢你啊。
“喂,想什么呢。”万千期待和盼望的声音终于不是从自己脑袋里响起,肖时钦双眼一亮,说时迟那时快地向后一转身顺便抽出来自己袖子里的东西——
“啪。”
打在了来人的脸上。
“唔哦哦哦哦哦哦哦。”来人捂着额头痛苦地蹲下,“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
“没有,没有没有怎么会!”肖时钦顿时手足无措起来,“你你你你没事吧!”
“你结巴个屁啊是我疼......”叶修此时蹲在了地板上双手捂额,眼泪都要飙出来了,说出来的话也不经意间带了哭腔。
头上传来的安慰声音戛然而止,就在叶修想抬头问一下这玩意到底是什么差点要了他的命的时候....
“喂你的鼻血没问题吗!”
看到了叶修眼角含泪的样子肖时钦表示自己可以把袖子一挥大喊一声:小戴我发现我是个无可救药的叶吹我现在已经此生无憾了!然后就撒手人寰。
不过这大概比不上自己看着自己心上人然后喷了鼻血还尴尬,是的在心上人面前喷的,就在那一瞬间。
“没,没问题。”肖时钦用袖子捂住自己的鼻子,湿热的感觉从手腕处传来,他只好仰起头,把这场事故一切的罪魁祸首拿起来给叶修看。
“这什么啊.....”叶修看着眼前的机械,饶是见过很多稀奇古怪的贡品他还是在不免有些奇怪。
看起来是个有着很多齿轮的一把伞....
或者是长得像好多把伞的齿轮?
这看起来好眼熟啊.....
“是啊就是那个。”肖时钦总算感觉到自己鼻血不再往外流了,赶紧掏出帕子擦了擦下巴,“我上次看到你用的那个武器,没细看做出来的...可能有的地方会不一样.....”
说着把几个小物件拼在一起塞到了叶修手里,然后歪头亲了他一口。
“谢谢....我很喜欢....”叶修被突然吧唧了一口脸一红,已经清楚地感觉到了自己的脸温度可以和大中午的温度媲美了。
还好晚上暗,叶修在心里小声道。
把月光挡住了但是看叶修的脸看的一清二楚的肖时钦:........
我现在要块阿胶糕还来得及吗。
“今儿个儿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吧。”叶修赶紧揉了揉脸,把视线转向别处。
“不是啊,就是成品了想给你看看。”
就是想知道你喜不喜欢。
“那,那我也给你个礼物....?”
“可以啊!”
“啾咪。”
........咦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肖时钦表示他是不是上辈子的同一天干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他刚刚是被亲了吗!!!天啊!!!!!
看着叶修拿着小型·出自肖时钦手·千机伞模型向他慌忙挥了挥手跑开大喊:“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太可爱了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月色下独留肖时钦一人掩面。
转天的雷霆山庄:
“小戴你要不要去看看肖师兄怎么了,现在还不出来吃早点。”
“...他啊,恋爱了。”

【林叶】猫耳什么的不愧是个叶吹!(上 )

·晚好这儿词穹曲殇
·嗝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明天一模蛤蛤蛤蛤蛤蛤膜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以上,ooc归我,任务归虫爹,坑也归他
·我觉得肯定会被秒删还是评论放链接吧pwppp
·嗝能不能再顺便求小红心和小蓝手什么的!更想要评论!pwppp

【簇邪】我就不信你不喜欢我!

·安好这儿词穹曲殇
·睡前摸鱼
·给自给儿中考垫点甜饼防止摔下来太疼orz

黎簇指着楼底下一个正在休息喝水的男生,说:“看见没,以后要叫嫂子。”
“卧槽那谁啊就叫嫂子,人家认得你吗。”可别跟我说什么一见倾心,人家小女孩都不这么说了,苏万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别管认不认的,把我掰弯了就得给我负责。”黎簇把双手撑在桌子上,冲着男生大喊:“吴邪!放学一起回家吗!”
苏万还没从黎簇上一句话里回过神,就被后面一句话捣了耳膜,只得揉着耳朵也向窗外看去,那个男生被黎吼得也有点懵,不知道听没听见就冲着窗户这里挥了挥手。
黎簇像是得到了什么信号,脑子一热就要从窗户跳出去,被苏万一把拽住后领子,“这是二楼啊你想在人家面前摔个大马趴就你这样下去?”
吴邪这名字好耳熟啊...苏万看着后知后觉捂着脖子下楼的黎簇想,好像老听班里的女生提起来?是谁......
“哇啊啊啊啊啊啊快来看小三爷你们快看啊在打篮球啊!!!!!!”又一记大吼打在了苏万的耳膜上。
苏万:耳朵你还好吗我对不起你。
等会说的谁?小三爷?卧槽隔壁建筑系那个神一样的小三爷?卧槽说的谁啊卧槽好像是吴邪....
嗯?
教室里三个窗户都挤满了人,男生已经快步跑下楼,女生都挤在窗户框上狠命向外头探头。
黎簇冷漠地拿起考勤本准备好好学习。
他觉得自己已经不懂这个世界了。
黎簇一下子跳下了最低下的四个台阶蹦到教学楼外头,向着自己心心念的人跑过去。
吴邪还在休息,可能是因为上课的时间快到了,打篮球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黎簇眼睛一扫,非常精准的定位了吴邪,瞬间响起了“我要飞得更高”的BGM。
吴邪:什么玩意儿???
然后他就被一个熊抱定在了原地。
黎簇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他没想到自己定位的这么精准,还把人抱了个满怀。
他干笑两声抬起头,看到了吴邪笑着注视他的样子。
妈呀他怎么这么好看他是天使啊卧槽他对我笑了啊啊啊啊妈呀啊啊啊啊啊我的小天使对我笑了啊啊啊啊有生之年啊啊啊!
虽然吴邪觉得他此刻的表情是在问黎簇有什么事吗,但是看到黎簇刚刚瞬间来了个360°托马斯回旋他觉得自己把他这么放在这儿好像不太好。
毕竟看起来是个小迷弟。
本着作为一个学长的精神他拍了拍黎簇的肩膀,“那个...有什么事吗?”
黎簇按耐住自己心底马上要喷涌而出的狂喜,装作高冷地拿下来吴邪的手,放在自己脸边,“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黎簇,嫁给我吧。”
吴邪头一次怀疑自己看人的标准。
他挑挑眉对黎簇又笑了一下,转身就走。
他错了这是个二逼才不是他的小迷弟。
今天的黎簇追妻之路也漫漫呢。


#花邪#竹马竹马

·安好这里词穹曲殇
·一段小甜饼
·诶嘿/
链接走你!!!!!
顺便图文不符.....

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4094199841592703&vid=5824297511&extparam=&from=1073195010&wm=9848_0009&ip=222.36.58.191

#簇邪#我就不信你不喜欢我!

·安好,这里词穹曲殇
·簇邪年下


苏万看着今天的考勤本,眼珠子几乎惊讶地要掉出来。
黎簇这一个礼拜居然没有缺勤!是他瞎了还是这个世界变了!
黎簇:你马上就要瞎了。
惊讶归惊讶,苏万转过头去看黎簇那一桌,嗯桌子上没有书,书箱里一堆卷子一堆卷子篡在一起,黎簇还撑着脸看向窗外,一脸的笑容。
他笑个屁啊!书都不带来学校干嘛!还有那一脸闪瞎狗眼的笑容是什么啊喂!
苏万站起来拿起考勤本,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等会,苏万弯腰拿起本的时候突然一愣,他想起来黎簇那一脸邪笑。
这小子该不会谈恋爱了吧!
用脚趾头想也想的通啊!缺勤成瘾的不良少年突然天天不落地来上学,这不是谈恋爱是什么啊!想找个安静的地方睡觉吗!
他走过去语重心长地拍拍黎簇的肩,把黎簇拍的一惊,“兄弟啊,不是我说你,你天天来看你女朋友上体育课吗?干坐着干什么啊找人家去啊!”
黎簇一脸你智障吧的表情看着苏万,拍掉肩膀上的手,抬抬下巴示意他看楼下。
苏万歪了歪头,看到了教学楼下的篮球场,哦不是操场啊,“兄弟你这么厉害,女篮都能给你勾搭上?”
这次轮到苏万被拍,黎簇一个巴掌糊在了苏万脸上,“瞪大你的眼睛看看!现在的篮球场上都是谁!”
苏万翻了个白眼,推开黎簇把头伸出窗外仔细看,“哪有妹子啊....卧槽。”
苏万颤抖着扭头,眼底满是不可置信,“黎簇你.....弯了?”
黎簇没理他。
苏万看看窗外,又看看黎簇,来来回回几下,看黎簇的表情不像是在说笑,抚上脑门低下头。
这世界变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直男苏万,卒。

#邱叶#考前迷信

#邱叶#考前迷信
·这里词穹曲殇
·不是原著向,只是因为明天模拟,于是考前迷信
·人物归虫爹,ooc归我

很重要的大考就要来了,班里开始流传起「转发锦鲤有好运」「考前迷信」「拜学霸」之类的言辞,甚至有人还买了小挂饰,说是保佑考到好成绩的。
邱非冷眼旁观着,说什么迷信之类的,只是因为自己不好好复习吧。
“邱非你不跟风来一发吗!”同桌的把自己手腕上的挂饰在邱非眼前晃了晃。
“...只是觉得没有用....”
“哇邱非你没觉得有个幸运符什么的会很管用吗!”
“是吧......”
幸运物啊....有队长算不算?
“想什么呢。”伴随着说话声的还有香烟的味道一起传来。
“叶修前辈你又抽烟了。”邱非看到叶修来接自己放学,内心激动地放起了烟花,表面上却还是严厉地说叶修怎么还抽烟。
“不用前辈前辈的这么叫,”叶修抬手揉了揉邱非的脑袋,“叫我叶修就好。”
“叶修......”邱非拉住叶修按着自己脑袋的手腕,一下子拽进了自己怀里,把头埋在颈窝用有些湿冷的鼻尖蹭着叶修温热的脖子。
“哇怎么这么凉。”叶修被鼻尖碰到的时候一惊,想脱开怀抱却又被压住肩膀按回了怀里。
“幸运物啊叶修前辈。”
“什么?”
“没什么。”邱非暗暗勾起嘴角,贪婪地吸着叶修颈间的气味。
考前迷信啊。
毕竟这是我的神。

今天的你吃黑邪腿肉了吗

·你好这里词穹曲殇
·黑瞎子生贺拖到了吴邪生贺....
   还好肝了出来
·慢慢悠悠的小车

走你!!!!!!!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82012091752672